推荐资讯

我的心里很难受后来他又当面拒绝我了

发布时间:2018-07-25 12:19 浏览:
“安瑜姐。”唐悦坐在工作室里,旁边到处都是关于做衣服的东西,她将刚做好的衣服拿了过来道:“刘小姐的衣服已经做好了。”
 
    “哇。”秦安瑜提着衣服打量着,她肯定的道:“小悦,刘小姐肯定会喜欢的,对了,我这次过来呢,想有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,你想听哪个?”
 
    唐悦头也不抬的道:“坏消息。”
 
    “坏消息是,工作室的订制,已经接到明年了。”秦安瑜垮着脸说道。
 
    唐悦挑眉,问:“那好消息呢?”
 
    “好消息是,我们的工作室出名了。”秦安瑜兴冲冲的道:“你还记得,上回那个明星吗?她穿去走了一次红毯,已经有很多明星,来我们工作室订衣服了。”
 
    秦安瑜咧嘴笑着,如今星耀的分店开了很多,京市最早的两家分店,如今挣了不少钱,相信,往后,肯定还能挣更多的。
 
    而,星耀的工作室,如今也出名了,秦安瑜感觉她这一门生意做的可好了,就连爷爷都夸赞过她好几回。
 
    “小悦,我们一个月十套衣服,是不是太少了?”秦安瑜往旁边一坐,道:“如果,我们一个月能做二十套订制……”
 
    “安瑜姐,订制,一个月只有十套,当然,这一次排到这么后面,可以多安排五套,但一个月十五套,最多,不能再多了。”唐悦打断她的话道:“物以稀为贵,我们星耀还缺服装设计师呢,还有我小叔的工厂,安瑜姐,你是不是得想法子,去哪里找几个设计师来?”
 
    她只有一个人,是人不是神!
 
    如今的工作量,就已经让她忙的团团转了,再多几套,看着只有几套,但其中花费的心思,可却是很多的。
 
    秦安瑜一脸愧疚,她道:“小悦,对不起啊,我高兴过头了。”
 
    “没事。”唐悦也不在意,道:“工作室里,可以再来一人助理。”
 
    “那行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秦安瑜抿唇笑着,立刻就去找人了。
 
    夜。
 
    秦安瑜凑上唐悦面前道:“小悦,和你说件好消息,孟延之被关禁闭了,可能有一段时间,不能来学校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也行?”唐悦有些震惊的问秦安瑜道:“安瑜姐,他不用上课吗?”
 
    “孟爷爷给他请假了,如果不是孟延之强烈反对,只怕早就被扔进军营了,哪里还会来上京华大学。”秦安瑜说道:“你和莫队挺相配的,我觉得,你们两个人站在一起,简直就是天作之合,这孟延之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进水了。”
 
    “安瑜姐,你呢?”唐悦随口问道:“秦爷爷上回还在说你的事呢,你就没打算什么时候结婚?说不准,我到时候结婚比你还早。”
 
    唐悦认真的想着,这个可能还真是很有可能的,她今年十九岁,明年夏天就是二十岁了,莫司宇一直在说着要早点结婚,明年结婚的可能性,还是很大的。
 
    “我不着急。”秦安瑜笑着,但却不及眼底。
 
 第361章 楚轩(二更)
 
    “安瑜姐,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呢?”唐悦换了一种方法询问。
 
    秦安瑜脑海里浮现出那一个斯文隽秀的男子。
 
    秦安瑜甩了甩脑袋,将他的身影甩了出去,就想到了那个黑夜里,救她的人,她甚至清楚的记得,那个人骂她,不识好人心,救了她,还咬他。
 
   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救了她。
 
    秦安瑜偏头想着。
 
    唐悦眼眨也不眨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幻,她问:“安瑜姐,你最后想到的一个人是谁?感觉你的表情,有点甜蜜,还有点期待呢?”
 
    “甜蜜?”回过神的秦安瑜,一脸不解的看向唐悦。
 
    “没错。”唐悦肯定的点头道:“最开始想的那个人,你的表情,很纠结很矛盾,还很复杂,后面表情就开始有些甜蜜,就是那种想到心上人的时候,怦然一然的感觉。”
 
    “你想多了,我想到的是救我的人。”秦安瑜的话音方落。
甚至为了那个女朋友,和家里抗争的时候,我的心里很难受,后来,他又当面拒绝我了。”秦安瑜一想到当初的事,心底隐隐作痛,曾经,她连回忆都不大敢回忆的事情,如今,却是能够缓言诉之。
 
    唐悦下意的摒气,问:“以前,你和楚轩,是一对吗?”
 
    秦安瑜偏头想了想,回道:“应该算是吧,至少在外面,是公认的一对。”
 
    “那他这做法就太不地道了,你和楚家,有婚约吗?”唐悦又问。
 
    “有。”秦安瑜轻笑道:“不过,不算是正式的,就是一个口头的婚约。”
 
    “那楚轩也太过份了,脚踏两条船。”唐悦抿唇说着,哪怕没见过楚轩,但也感觉到,他这个人不好。
 
    明面上,拿着秦安瑜当挡箭牌呢,背地里却和别人在一起。
 
    “不。”秦安瑜替他辩驳道:“其实,也不算是脚踏两条船,他从来没有承认过吧,我也就一心的自以为是了。”
 
    “不说过个,就说那之后的事情吧,有一次呢,我去外面喝酒,然后,喝的有点多,醉了,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那条小巷子的。”
 
    秦安瑜的声音中,都带着些许的颤抖,不由自主的紧握着唐悦的手。
 
    那一次的事情,是秦安瑜心中最为黑暗的所在,因为这事,她曾经将自己封闭了半年之久,看过很多的心理医生。
 
    “安瑜姐,不说了。”唐悦回手握着秦安瑜的手,天有些凉,可是秦安瑜的手心里,还有额头,却渗着细密的汗。
 
    “不。”秦安瑜摇头,继续说道:“小悦,我要战胜我自己,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我不能一个困在阴影之中。”
 
    “安瑜姐。”唐悦唇动了动,她鼓励的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,我们要向前看,每个人的一生,都不可能是顺顺畅畅的,我们不能过去的不好的事情,而让我们的人生,一直都是黑暗的。”
 
    “是啊。”秦安瑜莞尔一笑,突然就想起了当初楚凌的一句话,那时候才十几岁的少年,一脸酷酷的和她说,她一直这样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的,岂不是让当初那个人白救了她?
 
    “小悦,那天的事情,很危险,当时我也记不清,我以为那个救我的人,和那些人是一伙的呢。”秦安瑜想到当时的情况,不由的笑了,她道:“你知道吗?我狠狠咬了他一口,然后他骂我,说我不识好人心,救了我,还要被我咬一口。”
 
    当时吓坏了,她没觉得什么,现在想来,自己可不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嘛。
 
    “哇,你当时很用力吧?”唐悦问。
 
    “是啊。”秦安瑜想了一会,才道:“他们想欺负我,我就想着,怎么也不能便宜了他们,就使出吃奶的力气咬的。”
 
    “可惜,我后来找了这么久,也没能找到对方是谁。”秦安瑜话语之中,透着几分感叹,道:“你知道吗?我很感激他,如果不是他,恐怕当时我就……”
 
    “安瑜姐,有缘自会相见,说不准未来你就能找到这个大英雄了。”唐悦驽定的说着,她总觉得,冥冥之中,自有天意,就如她,以为一辈子就这么磋砣完了,谁知道,老天爷又幸运的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。
 
    还让她完成了临死前的奢望呢。
 
    这天,秦安瑜和唐悦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睡的,唐悦这才知道,原来,楚凌和楚轩是兄弟呢。
 
    特别是听秦安瑜说,是楚凌一番话点醒了她,唐悦不由的对楚凌改了印象。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