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还有人在训练那绿色的身影让人看了有一种动容的感觉

发布时间:2018-07-25 12:24 浏览:
“楚轩,想要娶人家,至少拿出你的真心来。”楚凌话落,又说了一个地名,楚轩深吸了一口气,和秦安瑜道有事,就借口离开了。
 
    秦安瑜一脸崇拜的看向楚凌,八卦的问:“他难道和蒋薇还有联系?”
 
    “秦安瑜,就你傻。”楚凌撇了撇嘴道:“人家根本就不是真心想娶你。”
 
    “楚凌,我比你大三岁。”秦安瑜比划了三根手指,道:“楚凌,我告诉你,我也没想嫁他,再说了,谁说我嫁给他,就要联姻了?爷爷是爷爷,我是我。”
 
    “切。”楚凌不屑的道:“你姓秦,还能改得了了?”
 
    秦安瑜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,便埋头吃饭了,她塞了一嘴菜,道:“不对,楚轩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 
    楚凌朝着她翻了一个白眼。
 
 第363章 柳盈的挑衅(二更)
 
    周五,唐悦下午没课,早早的就收拾了一点东西,就坐车去军营了。
 
    这几天虽然通了电话,但唐悦不亲眼看到莫司宇,悬着的一颗心,就放不下。
 
    唐悦在军营里,已经很熟悉了,士兵都认得唐悦,直接放唐悦去家属楼了。
 
    屋子里,没有莫司宇的身影,唐悦将东西放了下来,顿时就气呼呼的往外走,这才出院,就做事了?
 
    “小悦。”莫司宇的声音从门外响起,那张英俊帅气的脸庞出现在她的面前,他的额头,还带着细细的汗珠。
 
    唐悦忙上前,扒开他的衣服,看着那还缠着崩带的伤口,没有渗出血渍,她才道:“莫小叔,军区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兵了,你要不要这么拼命?”
 
    上回带伤执行任务,这次受了伤,也没能好好休养,难道军人就真是铁打的不成?
 
    “小悦。”莫司宇拉着唐悦到沙发上坐了下来,他揽着她道:“我就是把训练的计划拿过去,顺便监督了一下他们训练,真的没做什么事。”
 
    唐悦不相信的抬起头。
 
    莫司宇以吻封住她喋喋不休的唇,释放着几日不见的思念。
 
    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在莫司宇看来,那可是几年都不止。
 
    夜里那孤单的床,都让莫司宇思念倍增。
 
    许久,唐悦才慢慢平静下来,靠在他的怀里,只觉得幸福无比,她仰着头道:“我买了菜来,晚上,你做菜。”
 
    唐悦扬唇浅笑,道:“上回你给我做的菜,我没吃上,这回要补上。”
 
    “我可是伤者。”莫司宇一想到上回的经历,顿时就有些迟疑。
 
    他不怕艰难的,也不怕被油烫,就怕自己做的不好,伤了唐悦的胃。
 
    “你伤的又不是手。”唐悦睨了一眼他的胸口处。
 
    晚上做饭是两个人一起做的,唐悦说是让莫司宇做饭,但大部份洗菜配菜的事情,都是唐悦在做,就是最后炒菜的时候,亦是唐悦指挥的。
 
    本来,唐悦要做,但莫司宇兴冲冲的表示要自己做。
 
    唐悦也没拒绝。
 
    一个西红柿炒鸡蛋,一个青椒炒肉,再来一个扁豆骨头汤,色香味俱全。
 
    “哇,好棒。”唐悦望着这些菜,对着莫司宇一顿夸赞。
 
    莫司宇被夸的飘飘然的,尝了尝菜,虽然不如唐正德做的好吃,但,至少比上回做的好吃了。
 
    小方桌,两个人对面而坐,自是有说不完的话。
 
    明明是普通的一顿饭,但对面坐的人不一样,心境也截然不同。
 
    “好饱。”唐悦轻轻摸着撑的鼓鼓的小肚子,这不知不觉的,好像就吃多了。
 
    “我们去走走。”莫司宇牵着唐悦的手出门,走到楼下,不少人都在散步,虽然天气不热,但外面的夜色宁静,也还有很多小孩子在玩,大家都热情的和唐悦打着招呼。
 
    莫司宇年纪轻轻,潜力无限,唐悦年纪虽小,不说八面玲珑,但至少也和大部份家属相处的还算是愉快。
 
    部队里的夜景,似乎更美丽,更宁静。
 
    偌大的操场上,还有人在训练,那绿色的身影,让人看了有一种动容的感觉。
 
    或许,每个人,对军绿色,都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吧。
 
    至少悦嘀咕着,她还是粉.嫩.嫩的少女呢。
 
    “二十岁到了,你就已经是莫太太了。”莫司宇提醒着。
 
    唐悦讶然的看向莫司宇,她提醒道:“明年我才大二。”
 
    “谁说上大学就不能结婚了?”莫司宇反问。
 
    唐悦:……
 
    月光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。
 
    隔天,清晨,唐悦还在睡梦中,就听到门外的声响,她打着哈欠开门,看到柳盈的时候,她道:“柳医生来的真早。”
 
    “唐悦,你怎么在这里?”柳盈细眉挑了起来,她兀自往里走道:“我给莫队长换药。”
 
    唐悦抬手就拦住了,道:“柳医生,换药我们会去医务室的,就不劳烦你了。”
 
    “莫队长是我们军中的栋梁之才,我……”柳盈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唐悦打断道:“柳医生,换药这样的小事,自有护士,再说了,现在这时间点可早的很,柳医生当真是来换药的吗?”
 
    唐悦寸步不让。
 
    这次是她来了,她若是没来,那柳医生这么早就来司宇的住处,被别人看见了,少不得要说闲话。
 
    “是。”柳盈肯定的点头。
 
    柳盈一把推开唐悦,毕竟是当过兵的,唐悦一时不查,就被柳盈给推开了。
 
    唐悦坐在沙发上,道:“柳医生,听说你爸爸是师长?”
 
    柳盈看这架势,也知道屋里没人,她又来晚了,莫司宇应该是出去了。
 
    她望着屋内简单却温馨的摆设,她高傲的回道:“没错。”
 
    “既然这样,那追求你的人应该很多吧?”唐悦似笑非笑的看着柳盈,只差没直接说,你又不是嫁不出去,就别觊觎我未来老公了。
 
    柳盈抿着唇道:“唐悦,只有我,才最配站在莫司宇的身边。”
 
    “我爸爸能帮助他,而你呢,你只会拖他的后腿。”柳盈也不掩饰了,直接撕破脸,道:“唐悦,如果我是你,就会有自知之明,不再缠着他不放。”
 
    “呵。”唐悦轻笑着,有些人不要脸起来,还真是……
 
    “他现在没有放弃你,不过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你是他的未婚夫了,他是一个男人,不能主动退亲,如果,你主动退亲的话,他肯定求之不得的。”柳盈自顾自的说着。
 
    唐悦示意她继续说下去。
 
    “所以啊,你就应该主动提出退亲。”柳盈认真的对她说道:“我喜欢他,我一定会嫁给他的,所以,你是抢不过我的。”
 
    “柳医生,都说医者不自医,这话还真是一点没错。”唐悦接话道:“柳医生,我觉得,你还是去看看这里。”唐悦比划了一下太阳穴的位置。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