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哪怕并不是很疼但莫司宇也装的很疼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

发布时间:2018-07-25 12:26 浏览:
 “你才脑子有病呢。”柳盈怒声站了起来,气鼓鼓的看向唐悦道:“唐悦我告诉你,莫司宇是我的,你就算订了婚,也不算数。”
 
    “订婚之后,我在军区有报备,你身为师长的女儿,难道想要破坏军婚?”唐悦冷漠的反击着。
 
    与柳盈那激动而又愤怒的神情相比,唐悦冷静的坐在沙发上,两个人一站一坐,形成一个巨大的反差,唐悦虽然是坐着,但论气势来说,比柳盈甚至还强上不少。
 
    “你们自己处不下去,与我何干?”柳盈傲然的看着她,那一副模样,好像驽定了她和莫司宇会走不下去,会自己解除婚约一样。
 
    唐悦心中警铃大作,柳盈这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,难道想从中使些什么手段?
 
    直到柳盈离开,唐悦也想不明白,柳盈到底想要做什么。
 
    中午,莫司宇回来吃饭,见唐悦神色.欲言又止,他道:“小悦,怎么了?”
 
    “莫小叔,柳盈今天早上来了。”唐悦说着,视线落在莫司宇的身上。
 
    “她怎么又来了?”莫司宇浓巴蹙了起来,道:“这几天,我都早早的出门了,碰上也不会说话,想不到,她还来。”
 
    “她还说了很多话呢。”唐悦憋着住,将柳盈的话全部都说了出来,原原本本的,什么都没有保留,她道:“莫小叔,我怎么总觉得她会使什么不光彩的手段呢?”
 
    “你放心,不管阴谋阳谋,她都不会成功的。”莫司宇安慰的说着。
 
    唐悦狐疑的看着他,问:“她该不会早已经用了手段吧?”
 
    “没有。”莫司宇迅速回答着。
 
    唐悦凑上前,她主动将手放到他的脸颊上,双手捧着她的脸,认真的说道:“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。”
 
    ‘咳。’
 
    莫司宇清了清嗓子,迎着她清澈的目光,也没瞒着她,他漆黑的眸子灼灼的望着她,道:“我的定力很好,也不蠢,她的手段,在我面前,就跟小孩过家家似的。”
 
    “那她握你手了,还是摸你脸了,还是脱你衣服了?”唐悦朝着莫司宇上下打量着,那一副模样,好似自家的好白菜被猪拱了似的。
 
    那可爱的模样,让莫司宇分外的喜欢。
 
    “如果我说碰了呢?”莫司宇故意如此说着。
 
    唐悦鼓着腮绑子道:“碰哪了?”她那双漂亮的杏眼瞪的圆溜溜的打量着他。
 
    莫司宇故意指了指他的脸颊,幽深的眸子望着她。
 
    唐悦想也没想,将唇凑了上去,她道:“我就把她的气息抹去,这样就只有我的味道了。”
 
    “还有这里。”莫司宇又指了指另一边脸颊。
 
    唐悦气呼呼的道:“莫小叔,你不是不近女色吗?”她目光怀疑的看着他,哪怕每回在莫司宇的面前,她都和真正的十八岁少女一样,但偶尔还是会智商上线的。
 
    “她偷……”莫司宇的话还没说话,眉一挑就感觉到腰间被唐悦用力一掐,唐悦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道:“莫小叔,你都说她在你面前就像是过家家一样,这过家家一样,你还真让她亲了?”
 
    莫司宇的身手如何,她从来都没怀疑。
 
    莫司宇吃痛,哪怕并不是很疼,但莫司宇也装的很疼,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 
    唐悦睨了他一眼道:“不理你了。”
 
    唐悦刚要起身,就被莫司宇拦腰抱在了怀里。
着他。
 
    莫司宇故意拉长着语调,将脸颊侧过来。
 
    唐悦眨了眨眼,问:“干嘛?”
 
    “亲我一下,就告诉你。”莫司宇眼底闪着亮光。
 
    唐悦抿唇道:“不,我现在不想知道了。”
 
    莫司宇愣了一下,反亲了唐悦一下,道:“那我亲你一下,现在,我告诉你。”
 
    莫司宇没等唐悦反应过来,悄悄的在她的耳畔低语着,温热的气息在她的耳后喷洒着,唐悦的脑子根本没听明白莫司宇说的是什么。
 
    耳尖,忽然传来异样的感觉,她浑身不由的一颤,似有一股电流在周身流转。
 
    温热的吻从耳后,一直滑过脸颊,再到她的唇边。
 
    轻柔的吻,一个接着一个,似有魔力一般,让人忍不住渴望的更多。
 
    莫司宇有力的手臂环着她的腰,渐渐加深了这个吻。
 
    许久。
 
    唐悦软着身子窝在他的胸膛处,绯红的脸颊似天边的红霞,感觉到身子处的异样,她僵着身子,一动不敢动,她低声道:“莫司宇,你不是说你定力好吗?”
 
    现在抵着她身子的东西,是什么?
 
    “小悦。”莫司宇的声音透着几分暗哑,比往日更多了几分魅惑,道:“我在你面前,可没有半点定力。”
 
    “明明就是脑子里乱想。”
 
    “你是我的未婚妻,我要是不乱想,岂不是对你没兴趣?”莫司宇反驳,他道:“小悦,情到深处自然而然的想要更多,难道我们小悦就不想要和我真正的在一起?”
 
    莫司宇直接的问话,让唐悦直接闭着眼睛装死。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