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小悦你这些日子就天天在这里画稿子秦安瑜一脸为难的道

发布时间:2018-07-25 12:28 浏览:
 明明就是一个深吻,却撩动着她身体所有的细胞,从前,只觉得那档子事不喜欢,本能的抗拒吴新明,但如今碰上莫司宇,她发现,她不是性冷淡,而是,没碰上对的人。
 
    他轻轻的一个吻,就能撩的她想要更多。
 
    唐悦将头埋的更深了,如果,她更主动一点,莫司宇会不会觉得她太轻浮了呢?
 
    可,难道就让他这么一直忍着?
 
   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,真一直忍着,不会憋坏吗?
 
    唐悦心底乱七八糟的想着,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事的小姑娘,既然认定了他,那有些事情,提前一点,也未偿不可。
 
    她掰手指算着,他们结婚最少还得等上半年,难道每回都让莫司宇这般忍着?
 
   “他做的那么多的坏事,休想要去国外,抹的一干二净。”莫司宇也替那些未见过面的女孩心疼,这年代,虽然和从前相比,没了名节,没了贞操,就得死,但,在大部份的姑娘眼里,贞操没了,许就是命没了。
 
    更别说车祸顶包的事情,还有对唐悦做的事情。
 
    不管是哪一样,莫司宇都不能够忍受。
 
    “可是,会不会影响你?”唐悦有些担心。
 
    “不会。”莫司宇理了理她的头发,说了很多安慰的话,他紧紧抱着唐悦,其实情况远没有莫司宇想的乐观,一旦孟家真的为了这个养孙子而不顾一切,那他莫司宇,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。
 
    孟晋就算再明事理,那也是孟家人,孟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反应,莫司宇也不能估摸准。
 
    回到病房的时候,连青洋一口一个‘未来姐夫’,那小.嘴甜的就像是抹了蜜糖一样,他笑嘻嘻的夸赞道:“未来姐夫,你这事办的真好,孟延之这回牢是坐定了!”
 
    “怎么,我之前同意让孟延之出国,你嘴上说不责怪,心里还是责怪的?”莫司宇揽着唐悦的腰,冷峻的脸庞望向连青洋,乌漆的眸子里含着星星点点的笑意。
 
    连青洋清了清嗓子,认真道:“未来姐夫,我是不责怪的,我是替小悦姐报不平,那混蛋都想要……对小悦姐不轨了,你说你还这么大度,我这不是替小悦姐报不平嘛。”
 
    “连青洋,我告诉你,别一口一个未来姐夫,去掉‘未来’那两个字。”莫司宇说。
 
    连青洋直接翻了一个白眼道:“未来姐夫,你这还没领证,还没有做酒席呢?怎么就想要占我小悦姐的便宜!”
 
    “我们订婚了。”莫司宇宣誓主权的揽着唐悦,哪怕于招娣在一旁,他也没有半点松手的意思。
 
    连青洋沉默了下来,好吧,这订婚其实就是订下了夫妻的名字,很多订婚之后,其实就和结婚了没差了。
 
    于招娣在一旁悄悄看着唐悦和莫司宇两个人的眼神互动,哪怕没说什么话,但两个人之间表现出来的那一种亲呢,已经足够让人羡慕了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招娣,听说,听说孟延之被抓了?”
 
    “听说,你告了孟延之?”
 
    “你也太大胆了吧?居然告孟延之,你别赔了夫人又折兵啊。”
 
    于招娣一进京华大学,不少同学就围上前来打听着话。
 
    不过一天的功夫,孟延之被抓的事情,就已经被人知道了。
 
    于招娣沉声道:“他撞死我爸爸是真?找人顶包也是真,我为什么不能告?”
 
    于招娣拨开人群,就往宿舍走去,这些同学,平日里都很少找她,这会问这些事情,倒是积极的很。
 
    孟家权势是强,但她就不信了,华夏这么大的地方,还能没有一个伸张正义的地方!
 
    当天晚上,秦安瑜从秦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简直以为自己耳朵听岔了呢!
 
    孟延之被抓了?
 
    不是说孟延之要准备出国了?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,怎么就被抓了呢?
 
    “爷爷,你没骗我吧?”秦安瑜忍不住掏了掏耳朵,她也去看过了连青洋,知道了那天发生的事情,知晓孟延之要出国的时候,还觉得太便宜了他呢。
 
    谁曾想,这一天的时间,事情就出现了一个大反转了!
 
    “骗你做什么?”秦爷爷睨了她一眼,端起热休,撇去上面的浮沫,轻轻啜了一口,才道:“今天早上七点不到,公安局长亲自来军区大院将人带走的,不少人都看到了。”
 
    “啧啧啧,他终于受到惩罚了。”秦安瑜的话说完,他问:“爷爷,那孟家呢?孟爷爷不会看着孟延之出事不管吧?”
 
    秦爷爷问:“你觉得你孟爷爷会不会管呢?”
 
    “肯定会啊。”秦安瑜想也不想的回答道:“孟延之就是孟爷爷的眼珠子,孟爷爷的病,孟爷爷怎么可能……”不管呢。
 
    这后面的三个字还没说出来呢,秦安瑜就发现爷爷的表情不大对,她的话顿了顿,不太相信的问:“爷爷,孟爷爷不会真的不管吧?”
 
    “怕是想管也管不了。”秦爷爷这般说着,虽然这事他没有细问,但从这些蛛丝蚂迹里,也明白,孟老爷子只怕是管不了了,不然的话,就不会有今天公安局局长亲自来军区大院抓人的情况了。
 
    秦安瑜得了准信,隔天清早,就去医院报喜了。
 
    这几天,唐悦大多数时间都在医院里,她喜滋滋的道:“有个好事,你们想不想听?”
 
    “如果你想说,孟延之被抓起来了,那就不用说了。”连青洋眼睛上的肿胀已经好了不少了,看着没有之前那般吓人了。
 
    秦安瑜气鼓鼓的道:“连青洋,你就不能说点好话?小悦,你肯定不知道吧,孟延之的事,在军区大院可都传开了,这回啊,孟延之只怕真的要坐牢了。”
 
    孟家都没有找人疏通关系,这孟延之的牢,只怕是坐定了。
 
    “自己犯的错误,自己就应该承担。”唐悦对于孟延之坐不坐牢的是不清楚的,法官肯定会根据法律判决的。
 
    “也对。”秦安瑜赞同的点头,道:“对了,我爷爷还夸赞你家未婚夫来着。”
 
    莫司宇在秦爷爷的嘴里,那可只差夸到天上去了。
 
    唐悦与有荣焉的道:“那当然,司宇本来就很厉害的。”
 
    “对了,小悦,你这些日子,就天天在这里画稿子?”秦安瑜一脸为难的道:“新厂已经建了一大半了,我们是不是该找一找机器了?我听说有那种自动化的机器,也不知道能不能用上,往后我们星耀的衣服做的多了,店开的多了,那肯定
    连青洋在医院里,住了几天,之前一直骗胡妈在工作的地方休息,这一直这么骗着,还不如和胡妈说实话,胡妈本来就是照顾他的,现在唐悦没空,胡妈来照顾他,也就让唐悦放心了。
 
    上午,胡妈收到消息,立刻就来到了医院,看到连青洋打着石膏的脚,眼眶瞬间就红了。
 
    “少爷,你这腿怎么伤的这么严重?”胡妈哽咽的说着。
 
    之前连青洋几天没回家,胡妈就觉得不对劲,连青洋就算是在工作,也不可能几天不回家,这不,今天刚过来,看到连青洋一身伤的模样,胡妈顿时就心疼了。
 
    她从连青洋小的时候就一直带着,如今长大了,那可是当自己的孩子一般。
 
    “胡妈,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妈,我让你过来,就是怕你说漏嘴了。”连青洋自己倒是乐观的很,他道:“我就是不小心在燕山的时候,摔到山坳里了,这才摔到了脑袋。”
 
    这话半真半假。
 
    “那你这眼睛呢?”胡妈火眼金睛的指着连青洋的眼睛,那眼睛明眼人一看就是打的,虽然现在消了肿,还淤青的模样还在呢。
 
    连青洋苦笑着道:“胡妈,你还不了解我嘛,和别人打架了。”
 
    “对了,胡妈,这是小悦姐,是我爸的女儿。”连青洋介绍着,他道:“胡妈,你不知道,这几天,都是小悦姐在医院照顾着我呢。”
 
    “连先生的女儿?”胡妈瞪大了眼睛看向连青洋,想着连先生除了连青青和连青洋一对双胎女儿,哪来的女儿?
 
    “胡妈,你好,我叫唐悦。”唐悦介绍着,岔开了话题道:“青洋的伤,就要拜托胡妈照顾了。”
 
    “哪里的话,照顾少爷,是我应该做的。”胡妈说着,对于唐悦的身份,也没有多打听。
 
    唐悦道:“青洋,你真没问题?”
 
    “小悦姐,你去吧,我就在医院里上药,能有什么事啊?你晚上也不用来了,省的跑。”连青洋这般叮嘱着。
 
    星耀服装和明月服装,那都是需要设计稿的,这几天在医院里虽然能做,但连青洋看着心疼啊。
 
    这里没有合适的桌子,也没有坐着舒服的地方,连青洋舍不得唐悦在医院,无奈就将胡妈叫来了。
 
    “好。”唐悦应声,转身收拾着东西问:“你晚上想吃什么?我给你做?”
 
    “不是说不让你晚上来嘛?”连青洋瞪着唐悦。
 
    唐悦可不管,问:“骨头汤还是鲫鱼汤?”
 
    “骨头汤。”连青洋甜丝丝的回答,他道:“你让白清和你一起来,一个人不安全。”
 
    “我知道了。”唐悦笑嘻嘻的和胡妈叮嘱很多事,这才离开。
 
    唐悦一走,连青洋就敛起了笑容,郑重的说道:“胡妈,我受伤这事,你可千万得替我瞒着。”
 
    “少爷,夫人要是知道你这伤……”胡妈有些迟疑。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