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得意洋洋的道怎么样我画的衣服好看吧

发布时间:2018-07-25 12:09 浏览:
连青洋默默的道:“妈,她也是爸的女儿,爸的一切,应该有她的一份。”
 
    ‘啪’
 
    项雅芝一个栗子敲了过去,道:“你还是不是我儿子?”
 
    “妈,我说的有什么错?”连青洋揉着自己的额头,反驳的说道:“妈,小悦姐是爸的女儿,不管是不是你生的,那都是爸的女儿。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项雅芝听着他这话,先前的好心情,这会子全部都被气没了,她黑沉着脸道:“连青洋,她就是个私生女,没名没份的私生女,凭什么抢你们应得的?”
 
    “妈,如果不是你和爸结了婚,小悦姐怎么会是私生女呢?”连青洋虽然不清楚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小悦姐比他的年纪大是事实,也就代表着,小悦姐的妈,先和爸爸认识。
 
    ‘啪。’
 
    项雅芝忍不住甩了一个巴掌过去,她红着眼眶道:“连青洋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“妈,你别哭,我就是……”连青洋一看到项雅芝哭,头都大了,连忙安慰着,哪里还敢再说半分这话。
 
    *
 
    病房里。
 
    唐悦捧着书在看,莫司宇则在看着唐悦,往日书不离手的他,这会却是陪着唐悦一起,眼睛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看唐悦的。
 
    “莫司宇,你是看书呢,还是看我呢?”唐悦被他的目光望着,都看不进书了。
 
    “都看。”莫司宇目光宠溺的望着她,将她手上的书收起来,道:“昨天坐了一晚上的火车,你也累了,早些睡吧。”
 
    “这里没有小陪床吗?”唐悦找了一圈,也没瞧见那种家属的小陪床。
 
    莫司宇挪了挪身子,拍了拍旁边的位置道:“睡这。”
 
    “把你个病患挤到床底下可怎么办。”唐悦看着那一人的位置,病床本来就小,这两个人挤一起,保不准还真把人挤到床下了。
 
    “不会,我抱着你,要掉,两个人一起掉。”莫司宇抿唇轻笑着,早就让严栋把小陪床收了,这会唐悦就是找了病房所有能放的地方,也找不到这小陪床在哪。
 
    “我去问护士。”唐悦刚要出去。
 
    莫司宇站起身,拉住她。
 
    唐悦忙道:“你小心扯到伤口了。”
 
    “小悦,太麻烦护士了,你想护士这么多事,你就问个陪床的事情,是不是特别麻烦别人?”莫司宇拉着唐悦到床上休息。
 
    唐悦:……
 
    小小的床,唐悦侧着身子,两个人睡着还有一点空余。
 
    “小悦,小叔的厂子现在没问题吧?以后,可以多开几个分厂,这样的话,也同样不会影响产量。”
 
    “嗯,我也同小叔说过了。”
 
    关了灯的病房里,唐悦和莫司宇聊着家常,聊着聊着,唐悦就睡着了。
 
    莫司宇悄悄动了动手,让唐悦睡的更舒服一些,又将被子盖好一些,生怕她受凉了。
 
    唐悦想着,明天早上早点起床,这样的话,护士就不知道她睡床了,可,昨天没睡好,今天睡在莫司宇的怀里,这一睡,就睡过头了。
 
    等医生来查房的时候,莫司宇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而她,躺在床上。
 
    唐悦恨不得钻进被子里,等医生走了,她一跳就起来了,她急忙扒拉着头发,一边道:“莫小叔,你就这么喜欢看着我出丑吗?”
 
    “怎么能是出丑呢?医生也会体谅你照顾病人辛苦的。”莫司宇安慰道:“小悦,不用着急,李伟已经去买早餐了,你梳洗过后,就能吃了。”
 
    唐悦:她真是丢人丢到军区医院了。
 
    *
 
    连和离开京市之前,特意去了唐悦的住处,却依旧没瞧见人,连和依依不舍的坐上飞机,带着项雅芝就回海市了。
 
    好些天没在海市,堆积如山的文件都等着连和去处理。
 
    还没开始处理,连和就着手准备派人去和唐明礼谈生意,同时,还要将珠宝店开到望江县去。
 
    “连总,我们的珠宝店,开到县里?江市都还没有吧。”下属这般说着。
 
    他们的珠宝店,都是在华夏各大省的省会里开的,除非一些特别繁华的市里,才会开设一间。
 
    “江市没有,那就江市也开一间。”连和不耐的说着,又开始见另外的负责人了,望江县如今待开发,他打算去那里做投资,便需要找专业的人来商量。
 
    连家的生意,不仅是珠宝,房产,还有其它的行业都有涉及,凡是连家有的,连和打算,都到望江县开设一家分店。
 
    带起了望江县的经济,张华莲他们的饭店生意肯定也会好,小悦的日子也会更好。
 
    他还要多做一些漂亮的房子,这样的话,他们就不用住那破烂的平房了。
 
 第358章 病房里的温馨
 
    “我想吃苹果。”莫司宇的声音响起。
 
    唐悦放下手中的本子,拿着苹果洗了,又削了皮,再切成小块的,吃起来就更容易,她道:“今天你就这一瓶药吗?还是说,打完了这一瓶,还有吗?”
 
    “还有一瓶小的。”莫司宇说着,将她放下的本子拿了起来,一个叶绿色的本子,很清新的那一种,没有画线条的本子,其实就是一个简易的画本。
 
    上面画着各种各样的衣服,旁边还有各式各样的注解。
 
    哪怕只是画在本子上,却依旧能够感觉到画在纸上的衣服,给人的一种舒适而又愉悦的美感。
 
    如果这衣服穿在人的身上,不仅美观,应该很舒适的。
 
    莫司宇一页又一页的翻道:“小悦,如果加上颜色,应该更好看。”
 
    “是啊,我这次出来的匆忙,没带彩色的笔,不能上颜色。”唐悦坐在一旁,得意洋洋的道:“怎么样,我画的衣服好看吧?”
 
    “好看。”莫司宇真心的夸赞着,再往前翻,就是上了颜色的画稿,有了颜色之后,颜色的碰撞,那一种对比的美感,就更加的强烈了。
 
    “我老婆就是聪明。”莫司宇那骄傲的样子,可比他自己立功的时候高兴多了。
 
    被给你挣。”
 
    唐悦突然福至心灵,有些明白莫司宇的意思了。
 
    他是觉得自己不需要这么努力,不管她怎么样,都是他的老婆,都不会给她丢脸吗?
 
    唐悦扬起了唇角,说:“莫小叔,你什么时候这么会哄人开心了?”
相关阅读